萬書網 > 都市小說 > 食色天下 > 正文 第543章【普羅斯旺餐旺廳】
    楚天岳看了潘協禮一眼,馬上意識到他心底深處的怯懦,不禁笑了起來:“你怕了?”

    潘協禮用力搖了搖頭:“沒,沒有,我怎么可能會怕一個乳臭未干的毛孩子。”

    楚天岳道:“螳螂捕蟬黃雀在后,他如果想通過正面途徑解決這件事沒什么,可是如果他想采用一些見不得光的手段,那么他就麻煩了。”

    潘協禮向楚天岳靠近了一些。

    楚天岳道:“你先回香江吧,這邊的事情我讓人幫你盯著。”

    潘協禮道:“在徐秀雯的身上我花了不少錢,如果蘇樂惱羞成怒,轉而對付她,很可能將她毀掉,到時候我就血本無歸了。”

    楚天岳笑道:“藝人的名聲就是個屁,他們不在乎臭與不臭,只要夠響亮,能夠吸引別人的注意力就好,這個世界上人那么多,什么口味的人都有,清純少女總不能演一輩子,風騷少婦一樣有市場。”

    潘協禮跟著呵呵笑了起來,笑聲卻明顯不是那么的暢快。

    楚天岳道:“協禮,人的眼光必須要放得長遠,這兩年香江的影視業不景氣,你也是苦苦支撐,必須要改變思維,如今的市場規則早已改變了。”他指了指自己的腳下道:“這里才是未來的市場!”

    潘協禮道:“大哥,您放心,我都聽您的。”

    雖然事情還沒有最終定論,但是蘇樂必須要做最壞的準備,如果徐秀雯最終缺席,那么他必須要找到一個合適的替代人選,蘇樂思來想去還是必須要先跟蘭蔻兒打聲招呼。

    聯系蘭蔻兒的時候,蘭蔻兒正幫著教堂做慈善活動,蘇樂發現這妮子信教不是忽悠自己的。看情形是真信。宗教自由,蘇樂當然不會干涉,只是想想信了教之后就得保持婚前的純潔性。那啥……蘇樂就感覺到有些蛋疼,自己和蘭蔻兒的關系被教義豎起了一堵高墻。明明這肉已經到了自己的碗里,可就是熱得不能下嘴,真是讓人心急火燎啊。

    蘇樂來到民惠醫院門口,等了一會兒,看到蘭蔻兒和神父孔祥宇一起出來了,蘭蔻兒仍然圍著那條藍色圍巾,遠遠朝蘇樂揮了揮手。笑靨如花。

    蘇樂迎了過去,從身后魔術般變出了一束玫瑰花。這貨還算得上是一個有情調的人,情商那是杠杠的,雖然心理面藏著的事情不少。可細節上的小事還能照顧到。

    蘭蔻兒從他手里接過玫瑰花,湊在鼻翼前聞了聞,俏臉之上露出羞澀的笑意,一雙美眸看著蘇樂,滿滿的都是情意。

    這世上有情商高的人自然就有情商偏低的那種。孔祥宇無疑屬于后者,如果普通人看到人家小情侶情意綿綿的樣子,一準兒選擇回避,可這貨似乎根本就沒意識到自己已經淪為了一個電燈泡,笑瞇瞇站在一旁。還主動跟蘇樂打招呼:“你來了!”

    蘇樂笑道:“來了!我找蔻兒有事。”

    孔祥宇點了點頭。

    時間已經快下午六點了,蘇樂客氣地招呼道:“時間不早了,一起吃飯吧。”其實蘇樂只是出于禮貌,并不是真誠相邀。

    換成別人肯定不回去,孔祥宇居然一口答應下來:“好啊!”

    蘇樂心說這神父還真實在,我在跟你客氣啊!

    孔祥宇道:“要不去教堂附近吃吧,哪兒有家西餐廳很好。”

    事情到這份上了,蘇樂只能點頭了。

    孔祥宇一起的還有其他人,他也是開著教堂的面包車過來的,蘭蔻兒上了蘇樂的車,確切地說是她自己的車,那輛瑪莎拉蒂總裁,自從蘇樂送了她那輛mini之后,她就將這輛車交給了蘇樂。剛巧蘇樂的那輛路虎被炸,暫時只能開她的這輛車。

    蘇樂驅車向教堂駛去,汽車啟動之后,蘭蔻兒湊過來在他臉上輕吻了一下,算是給他的獎勵,然后道:“還算你有良心。”

    蘇樂道:“我一直都是個有良心有愛心的人。”這貨從后視鏡看了看后面跟來的面包車:“我發現神父對你不錯啊,該不是想把你培養成修女吧?”

    蘭蔻兒白了他一眼道:“德性,你吃醋啊!”

    蘇樂笑著搖了搖頭。

    蘭蔻兒笑道:“孔祥宇那個人就那樣,不懂什么人情世故,你放心吧,我跟他就是普通朋友。”

    蘇樂笑道:“我不吃醋,我也沒懷疑什么,神父不就是跟和尚差不多嘛,你的教義都不允許咱倆婚前那啥,神父修女啥的我看連想都不能想。”

    “滾,別把我對你剛剛建立起來的那點信任給揮霍掉。”

    蘇樂道:“蔻兒,其實咱倆完全可以將彼此的信任更加深一步的,深入一步……哎呦……”

    蘭蔻兒的手已經擰住了蘇樂的耳朵,蘇樂慘叫起來。

    孔祥宇雖然年紀不小了,但是并沒有多少社會經驗,他小時候在孤兒院長大,后來又上了宗教學校,然后進入教堂,這一路走來和社會上并沒有多少接觸。他的接觸層面決定,他的朋友也很有限。

    孔祥宇推薦的地方叫普羅斯旺餐廳,是一家法國人開的,這里的生意有些清淡,他們到達的時候,夜幕已經降臨,門前的廊燈泛出金黃色的光芒給人的感覺溫暖愜意。典型的地中海風格的拱門拱窗,窗臺下的鐵藝花架上裝飾著紫色的薰衣草,怒放在夜色中,這樣的季節和氣溫本不應該是花開的時候。

    走近一看就會發現這些都是仿真花,仿真花一樣是有香氣的,薰衣草的香氣在融入夜色和晚風中,讓人的心情在不知不覺中變得輕松愉悅。

    餐廳并不大,只有十個位子,但是收拾得干干凈凈,加上濃郁的地中海風情,來到其中有種置身于異國他鄉的感覺。

    蘇樂主動表示今天要由他來做東,拿過菜單的時候,不覺有些頭暈,上面全都是法文,竟然沒有一個中文字,蘇樂自從在錢塘受了點刺激之后,開始學習英文,最近還專門聘請了一位專業的英文教師,英文水平有所提高,但是這法文他可不認得,笑了笑,將菜單遞給蘭蔻兒:“你點吧!”

    蘭蔻兒也沒有來過這家餐廳,拿起菜單一看,這才明白蘇樂為什么把菜單交給自己,不由得笑道:“法文啊,神父,這餐廳沒有中文菜單嗎?”

    孔祥宇搖了搖頭道:“老板叫米朗德,是個奇怪的法國倔老頭,他追求得是原汁原味的法式美食,來到中國也要保持原來的風格,甚至連中文菜單都沒有。”

    蘇樂朝餐廳的招待看了一眼道:“這服務生是中國人啊。”

    孔祥宇道:“也必須要說法語。”

    蘇樂道:“何著我這種不懂法語的來到這兒也得餓死。”

    蘭蔻兒甜甜一笑道:“放心吧,跟我在一起餓不死你。”她開始點餐,點了尼斯風味沙拉、普

    羅斯旺煎羊排配迷迭香汁、烤鱈魚配黃油蛋黃汁、法式鵝肝配鄉村面包、扒三文魚配塔里干奶油汁,再加上一份南瓜濃湯。蘭蔻兒在歐洲求學多年,雖然她在烹飪方面并不擅長,可她也是個不折不扣的美食家,對法式美食的了解還是很深的。

    當然蘇樂對法國餐飲也是有些了解的,可是他對法國文字不了解,這菜單上彎彎曲曲如同鵝腸一樣的文字著實讓他頭大,蘇樂向蘭蔻兒道:“太有才了。”

    蘭蔻兒笑道:“喝點什么?”

    蘇樂道:“二鍋頭有嗎?”

    蘭蔻兒被他引得笑了起來:“真有你的,法國大餐配二鍋頭。”

    蘇樂也就是那么一說,就算他想要,人家這間餐廳也沒二鍋頭提供給他:“來杯檸檬水吧!”

    蘭蔻兒頗感差異:“今兒不喝酒了?”

    蘇樂道:“我對酒本來就沒多大興趣,回頭還得開車。”他向孔祥宇道:“你喝酒嗎?”

    “從來都不喝。”

    蘭蔻兒道:“那就三杯檸檬水。”她看出蘇樂可能有事兒,今天絕非是專程來找自己談情說愛那么簡單。

    此時服務生將烤鱈魚陪黃油蛋黃汁送了上來,蘇樂嘗了口鱈魚,鱈魚烹制的剛剛好,肉質白細鮮嫩,清口不膩,蘇樂過去也不止品嘗過一家法國餐廳,即便是獲得三星級米其林評定的法國餐廳也未必能夠比得上這里更正宗,法國菜和中國菜雖然東西不同,但是烹飪帶給人味覺上的美感是共同的,蘇樂在品嘗美食方面有著與生俱來的天賦,雖然只嘗了一道菜,他就已經意識到這間小餐廳的主廚絕對是此道高手,味覺上的至美享受甚至讓蘇樂忘記了這次前來的主要目的。

    蘭蔻兒道:“你今天來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蘇樂笑道:“沒什么大事,就是想你了。”這貨的臉皮絕對夠厚,還有外人在的情況下一樣說出了這么肉麻的話。

    蘭蔻兒瞪了他一眼道:“這還不算大事?”在她看來愛情大過天,當然是大事,了不得的大事。

    他們倆在這里打情罵俏,孔祥宇這個超級電燈泡坐在一旁,居然沒有感覺到任何難堪,他真沒覺得自己多余,還跟著摻和了一句:“你們倆感情真好!”

    周一求推薦票!( 食色天下 http://www.jruxpx.icu/0_672/ 移動版閱讀m.wanshuk.com )
北京pk10倍投都是多少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