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網 > 其他小說 > 女律師偷窺高官隱私:官場禁區 > 正文 翻5怕陰溝里翻船
    有了這個想法,她對鄧曉光說“我知道了,你的話我會記得的,你回公司吧,我沒有事了”

    “呵呵,知己知彼,百戰百勝”鄧曉光笑著說。

    等鄧曉光一走,對著他的身影罵道“百戰百勝個屁呀,我都被人家玩弄了,算什么勝利?純一個大傻瓜而已”

    想到這里,戴椎難劬里又涌出了淚水,她長那么大,還沒有被人欺騙過。

    她回到宿舍,趴在床上,任憑淚水流,心里的不平總讓她心里難以忍下這口氣。

    忘不了,曾經相擁在樹蔭下,笑攬旖旎而吻;淺淺的笑容是總讓人迷情。

    斷不了深情,是衣帶漸寬終不悔的執著;相依相戀是她想追逐的夢

    無數個黃昏來臨時,她都是喜歡一個人,靜靜的回味著與田慈安的那短暫的時光,在世人面前掩藏著她的心跡。任心淪陷在回憶的幸福里,總想著輕輕捧起記憶的一抹馨香,拋向風中,讓風兒告訴他的心聲。

    她的心痛現在無法隱遁,憂傷總無處安放。她躺在床上拼命捂住耳朵,以為聽不見聲音的世界便不再有回憶糾纏,可是,她錯了,原來,沒有聲音的世界依舊有一幕獨播循環,那就是他冷漠地看著她提起包沖下樓離開的那一幕。

    就在戴拙瀾岬貌恍械氖焙潁她的電話再次響起。

    她通過朦朦朧朧的淚眼看了一下手機,顯示是她姑父單雄坤打來的。

    她不想接聽這個電話,就關機了。

    她知道無非就是周春雨那起案子到現在還沒有偵破,姑父找她絕對部分就是這件事情。

    她在床上躺了一會兒,感覺眼淚減輕了心上的傷痛之后,她起身收拾行李了。

    她想著這世上哪有不散的宴席?

    她剛出宿舍,田慈安就匆匆忙忙來了,他見戴滋嶙判欣釵省澳悖你怎么要走呀?你二媽說請你回去的,祝不管怎么樣,我們還是朋友也是親戚,總體來說是我對不起你,你原諒我吧”

    戴桌淅淶贗著他問“難道你真忘記了我們當初相戀時的情形?”

    “我沒有忘記,真的,我到現在還是愛你的”

    戴妝墑擁匭ψ盼省澳訓濫慍齬能帶上我不成?”

    “我,我確實被迫的……我……”他好像非常委屈的樣子,很多話無法表達出來。

    “你和誰我都不在乎,最終我們還沒有訂婚,說吧,你愛上了誰?”

    “她……她……何甜甜”

    戴鬃鈧棧故譴鈾嘴巴里聽到一個她非常討厭的名字。

    她皺了皺眉頭問“僅僅她是當官的女兒?還是……?”

    “我們家和她家是世交,她為了我隱身多年,我,我實在感覺愧對于她……”

    “好了,別說了,不是說了嗎?無非她就是高官的女兒,她又是高官又怎么樣?只要我戴紫胍的東西,沒有我得不到了,切!田慈安,你等著瞧,你去哪個國家我一定會遇到你的,再見,田慈安老板”

    戴姿盜蘇饌話,覺得很解恨,心里有種揚眉吐氣的感覺。

    她仰起頭,哼著歌兒故作瀟灑地走了。

    把發愣的田慈安甩在身后。

    她覺得這樣走很瀟灑。

    戴鬃咦牛總想著田慈安會來追趕她,總想著她身后有焦急的呼喊聲,然而,一切都沒有。

    當她站在律師樓前的那個公交站時,總希望有人從律師樓里跑出一個人來,攔住她,要她別走。

    然而,直到公交車來了,還是沒有人。

    她都不知道田慈安為什么躲在宿舍不追著出來?

    想著這一切該謝幕了。

    正當她要上公交的時候,鄧曉光一聲大喊“戴祝別走”

    戴著せ贗房醇鄧曉光跑下樓時,她哭了。

    終究有人來挽留她了。

    公交上的售票員問她:你上還是不上?

    “不上了”

    她想著鄧曉光一定會是田慈安派來挽留她的。

    然而,鄧曉光站在她面前時說了一句“我送送你,我想你暫時回避一下也好”

    說著,就打算開公司里的那輛皮卡車送她回去。

    戴淄了一下那破車,想著車里的溫柔,都引起她的一種恨意。

    鄧曉光一說這話她就來氣,對鄧曉光說“什么回避?我辭職不干了,誰他媽的想干這破事?’

    戴茲灘蛔”┝艘瘓浯摯凇

    鄧曉光笑著解釋說“你別不識好人心好不好,你這個性太強盛,誰忍受得了?”

    “你滾一邊兒去,誰要你送?”戴撞壞訟光的情,對他翻著白眼。

    失望加希望等于絕望,她徹底對田慈安絕望了。

    就在這時,一輛黑色奔馳開到她的面前。

    一個熟悉的臉伸出來問“戴祝你怎么了?回家?”是姑父單雄坤。

    “姑父,我辭職了”

    “哦,也好,我正商量談論這件事情呢,上車吧,跟我去煙草”

    站在戴酌媲暗牡訟光聽見她喊那人姑父,還他說去煙草?,眼睛一亮,瞪著眼睛看著眼前開著奔馳的這個油光泛面的男人難道就是煙草局局長?也是戴椎那灼藎俊

    為了證實這點,他故意問戴住澳愎酶婦褪茄灘蕕牡ゾ殖ぐ桑俊

    單雄坤笑著問“呵呵,戴祝你同事問你呢?”

    戴漬惱得慌,臉上沒有一絲笑意,對著鄧曉光沒有好神色地說“既然你認識,你問我干嗎?”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不好意思,打擾了,戴子謝會再聯系好吧”

    說完,幫戴滋嶙判欣釕狹順怠

    鄧曉光望著遠去的車屁股狠狠地罵一句“神氣什么?還不是一只破鞋,到時候有你求我的時候”

    戴贅兆擼田慈安就從小區里出來了,看鄧曉光站在那里就問“你站在這里做什么?”

    小光笑笑說“本來我打算送戴滓懷痰模她一個親戚開著奔馳車接她走了”

    “哦,是吧,走了也好,免得我尷尬,這樣吧,等幾天我把公司里的事情交接完畢之后,我給她一筆錢,你幫我送去,別說是我送的”

    “老板,好呀,既然老板相信我,我就辦的好好的”

    他正愁找不到理由跟戴滋捉乎呢。

    “嗯,最近公司里生意怎么樣?”田慈安問著鄧曉光。

    “不是太好,有幾個打官司的,聽說價錢貴都沒有來了”

    “哦,高健和林蕭呢?”

    “嘿嘿,說真的,我的腳痛,加上我的父親在醫院住院,我只有上半天都呆在醫院里,公司里都是戴狀蚶淼模情況如何你得問問她才行”

    “哦,知道了”

    田慈安等戴椎畝媽媽也是他堂姐走了之后,想去給戴捉饈腿ス外之行的目的。

    在最后這幾分鐘里,終于看出了戴椎母魴苑淺G坑玻于是,他決定什么都不用解釋了;曾經覺得心中有愧的心里也被她的藐視煙飛煙滅了;那一抹覺得戴孜氯岫識大體的知識女性的形象頓時化為烏有。

    他覺得自己的決定是對的,何甜甜到底是長期與高官打交道的人,心里素質遠比野性的戴子瀉養。

    雖然覺得何甜甜長相不及戴啄敲**、那么水靈;這又有什么呢?青春是個易老的東西,比手中的錢還花的還快。

    戴拙湍敲蠢肟律師事務所,上了姑父的車,一種失落涌向心頭。

    坐在車上,心就空落落的;她覺得魂兒都丟了。

    單雄坤對戴姿怠拔頤竅熱ノ野旃室拿東西,然后去二哥那里;我擔心著周春雨這案子,我今天一早就被羅軍的一個心腹叫上后,給我說了羅軍已經被隔壁審查了,要我找找二哥;你想想看,要是追究起來,只要羅軍一開口,我不玩了嗎?”

    戴漬傷感著,此時無心聽他的話,于是心不在焉地說“怕什么?公安局不是有二伯罩著嗎?”

    “唉,你不知道二哥這個人的脾氣,真攤上什么事情翻臉不認人的,三哥和你爸爸不就是他害的?”

    這句話總算讓戴滋清楚了,二伯害三伯和她爸爸?

    戴墜瞬壞糜巧耍總想解開謎團的問題讓姑父一句話就解釋。

    她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很疑惑地問了一句“是二伯害的?”戴椎勺叛劬看著正開車的單雄坤。

    單雄坤裝出一副一時說漏了嘴的樣子,說了一句”你看看我這臭嘴,說什么不好,又扯到這事情上去了”又裝出想掩蓋想糾正的樣子說“不,不是,唉……”

    一種無可奈何的樣子。

    “說,到底是怎么回事?”戴咨斐鲆恢皇炙浪賴刈プ∷的手,簡直不能讓他動彈了。

    他趕忙說“別,我在開車呢,有什么話到我辦公室去說,單位分了內部煙,想你家幾條”

    “哈,你怎么會想起給我家幾條?可是,我爸爸只抽2,5一包的便宜煙,而我哥哥從來還不抽煙呢”

    “別鄙視我好不好,以往是我們虧欠你們的,我改正不行嗎?這些年我也想開了,看開了,都是欲望惹的禍;今天,我想讓你陪著我去二哥那里一趟,跟他說說羅軍的事情;還有我想辭職這件事情”

    “哦,羅軍?辭職?為什么?”戴紫胱懦了前幾天他給她打了一個電話說周春雨是為了逃脫罪責,趁機逃跑時摔死了時,就讓她吃驚不小,現在聽到有是羅軍出事,就知道事情繞得太復雜了。

    但姑父為什么要辭職?難道他真怕了?

    “不為什么,就是錢多了的緣故,好多人不是說我有錢嗎?這句話確實不假,我有幾個億,都藏起來了,你們看到的都是浮在外面的東西,那什么玉璽都是我的小玩兒,丟了就丟了,不算什么,我擔心的就是怕翻船,船翻了,就什么都沒有了,趁還沒有發現什么,我想辭職后做一個企業家,多自在”

    戴準負跤械悴幌嘈潘說的話,就問“煙草公司又不是你家開的,那錢怎么會乖乖地進你的腰包?你公司里管財務的吃屎去了?”

    “呵呵,你就不懂了,鼻子朝下長,誰個不貪財?”

    接著單雄坤給戴姿盜艘桓魴⌒〉拿諾饋

    他說“你還記得你那次找我要趙家埡村的補貼嗎?還有我說了煙葉分很多種優質、很多種劣質等級的煙葉么?這些都是我們斂財的門道。

    本身很好的一級煙葉,到我們嘴里就是3級煙葉,這個差價就是6塊以上,你算算看我們每天都是幾十萬噸的煙葉,你看差價是多少?還有那個補貼,只要我們張口,說多少就是多少,有時候我們對上面都不好意思說那個數目了;這就是官場”

    他說這話時,車已經開到煙草局的大門邊了,他按了幾聲喇叭,從門衛里出來一個人,點頭哈腰地對他打招呼。

    單雄坤像沒有看見的一樣,就把車開進去停在他停車的專用車棚里。

    然后把車鑰匙丟給那門衛說“先把我車洗干凈,然后把分的煙搬到我車里。

    從單雄坤嘴里這么一說她明白了那些貪官從何而來?又知道為什么人人都喜歡當官了,這樣能發號施令很多人覺得是一種威風和享受。

    到了他的辦公室,戴鬃罟匭牡畝伯如何加害于三伯和爸爸的。

    還沒有等戴卓口,單雄坤又說一件事情“聽說你老板去了國外?他把律師事務所交給了他堂姐,你知道他堂姐是誰嗎?”

    “這事你也知道?”戴滋他這么一說,總算明白了,好多事情都是自己一無所知的,這就是所謂的生活閱歷。

    “知道呀,因為他父親的弟弟是主要陷害你父親和三哥的主要成員之一”單雄坤邊說著,脫了外套掛在衣架上后,給戴椎沽

    一杯郁香的茉莉花茶送到她的手里,看著她一張驚秫的眼睛。

    “你不用那么看我,其實,我只是幫了一點點兇,那就是做了一個偽證,我給你300萬,其實就是我彌補你家的虧心錢;我知道這不能彌補給你爸爸和家庭帶來的傷害;可是,我和你二伯比,是不是強了很多?”

    他自己給自己找臺階下。

    “說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戴裝巡璺諾講杓干希然后坐在那豪華的米黃色真皮沙發上,翹起了兩只木馬腿;用一雙厲眼看著他。

    單雄坤見事情沒有躲避的余地,把他所知道的的事情都告訴了戴祝但后面補充了一句:“他們原本可能想利用職務之便想貪財,結果出了漏洞沒有補上后才找一個墊背的”。

    戴滋完,氣得牙齒咬得咯咯響,瞪著雙眼看著單雄坤,厲聲問道“還有那幾個人參與此事?”

    “據我所知,就他們幾個,第一是二哥,第二是田昭源就是田麗麗的哥哥,因為當時就是他開了一家出口外貿公司,而我僅僅是說了有購買機器的那回事,出示了一份合同”

    “還有什么其他的事情?那合同還在不在?”

    “沒有了,其他的我真不知道了;但那份合同當時我就留了一個心眼留了一份”

    聽完單雄坤這樣一說,戴鬃不住了對姑父說“把合同給我”說完伸出手找單雄坤要。并抓起包就想站起身來。

    “現在還不能拿出來,拿出來意味著什么么?那不成了要挾的把柄了?你會認為二哥吃一套嗎?案件已經過了那么多年了,想翻案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單雄坤馬上問“干嘛去?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呢”

    說著伸手拉她坐下。

    “我今天一聽說羅軍被隔離審核了,就覺得不妙,他原來答應提升羅軍職位的,不知為什么,卻把他抓了起來;我知道二哥的秉性,六親不認的家伙,你想想看這么多年了,他對你家和二哥補償了什么?他根本就沒有惻隱之心;我想了又想,羅軍也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二哥當初答應得好好的讓他擔任副局長之職,可是,似乎情況有所變化。想當初他曾答應三嫂和四哥的話,到現在幾乎沒有做任何事情,但我還是把戴榮招進煙草,起碼給他一份有保障的工作;所以,面對著這些,我不得不防;如果你出頭幫我問問,是最合適的了”單雄坤說完這些,就點燃一支煙吸了起來。

    “為什么要我出頭?”

    “我想你家和二哥家的事情總該有所結果了,你父親不是去了新疆嗎?我昨晚去了一趟家里,你媽媽告訴我的,最后我打電話問四哥,四哥說二哥病重,想回家;唉,這人呀,要是到了六親不認的情分上,也就沒有其他可挽救了,我想著這事情你出頭是最好的,起碼你懂得用法律為你爸爸和二伯討回公道”

    戴滋出他的意思了,無非就是想拿當年的舊賬讓二伯就范。

    戴紫胱虐職趾投伯受到了那么多年的委屈,就是沒有姑父的事情,也會出頭的。

    “好吧,你把那份合同給我,我會在恰當的時候出示證據”

    “行,”說完,單雄坤丟下煙蒂在煙灰缸里就起身了。

    一個密封得很好的牛皮紙袋,厚厚的。

    戴酌揮鋅矗順手就放進了包里。

    然后對單雄坤說“先送我回家,然后去市公安局”她拍了拍包,說“這東西重要,先等我看一遍之后再答復你”

    “好,這件事情就委托你辦了”

    這次,單雄坤帶著戴茲チ艘桓霰冉銑戮傻睦獻≌區的一所房子里停了。

    戴撞幻靼拙臀省澳憒我到這里干什么?”

    “跟我上來就知道了”

    “哦?”戴滓苫蟮乜純此,單雄坤笑著“般東西,這里也是我的房子,買了好多年了,這里我打算送你住,你看可以么?”

    見戴酌揮諧鏨,趕忙又說了一句“這里馬上要撤遷了,撤遷之后就會補償新房子和錢,很劃算的;這都是規劃好的”

    說著,他在前面走,戴自諍竺娓著。

    到了三樓,開了一個防盜門。

    當戴鬃囈這房間一看,驚呆了……。( 女律師偷窺高官隱私:官場禁區 http://www.jruxpx.icu/0_653/ 移動版閱讀m.wanshuk.com )
北京pk10倍投都是多少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