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網 > 其他小說 > 寒門小子官路迷途:基層公務員 > 正文 真正的較量開始開了(9)
    真正的較量開始了(9)

    王壽清在曲城給喬溪凡找了一處房子,情形跟他當年在何舟金屋藏嬌肖婷一樣,唯一不同的是,這不是老房子,是帶閣樓的西式小洋房,房齡才三年,房租去掉他一半的工資。

    林子雨知道王壽清租這套房子時,曾提出讓他來支付房租,王壽清執意不肯。若領了林子雨的情,林子雨把程府的事踢皮球提到他這里來,他便不好意思再彈回去,和這塊燙手山芋相比,房租顯得小事一樁。

    讓王壽清自己選擇的話,他不會為喬溪凡租這么好的房子,偷愛尋歡在哪張床上并不重要,成本越低越好,但喬溪凡堅持要住在有品位有檔次的小區里,她恨不得王壽清給她買下來,要做情婦,也得做情婦中的領頭羊,為對方的經濟著想,只會把自己跌價成雞。你沒錢沒能力沒權力的話,憑什么養情婦。

    王壽清有需要的時候會把喬溪凡叫過來,畢竟年紀大了,身體也不太好,需要持續的時間很短,可王壽清心疼每月花出去的錢,別看喬溪凡低調,她喜歡低調的好東西,王壽清偷偷帶她去過省城,在商場里喬溪凡看上一個包,不是LV,也不是什么愛馬仕,是一個王壽清不認識的牌子,卻價格不菲,最便宜的一萬八。

    喬溪凡問:“老王,這包我背好看嗎?”

    “不好看,太素。”王壽清違心的說。

    “素才低調,顯得高雅,那些花里胡哨的包,庸俗。”喬溪凡嘟著嘴反駁道,她假裝沒看到吊牌,對王壽清說:“給我買了吧。”

    王壽清能不買嗎,他動用了給王艷明陪嫁的錢,盛琴還不知道,王壽清剛開始心存僥幸,他以為盛琴沒有發覺,慢慢的,這種僥幸變成了對喬溪凡的依賴和纏綿,索要的越多,他越想拼命占有她。

    所以,雖然他的需要持續的時間短,但他進行的頻率很高,喬溪凡屬于善解人意型,她清楚王壽清不行,于是基本上剛被碰到就高潮,叫的死去活來,頭搖的極其**和妖嬈,讓王壽清每次都感慨心有余而力不足,甚至在托人幫他買美國藍色小藥丸。

    王壽清不來的時候,喬溪凡也會過來住,把沉悶的窗簾拉開,打開緊閉的窗,一襲白衣白裙,坐在窗前嬌羞的對鏡貼花黃,眼睛瞟著對面的樓里有沒有年輕的男子在注視著她,這是高檔小區,住在這里的男子但凡帥氣英俊,十有**即是高富帥了,喬溪凡是心懷鬼胎的,她渴望在看她的男子能把她想成千金小姐,然后與她搭訕,最后情定終身,圓了她的豪門夢。

    這天,得知王壽清要來了,喬溪凡去拉窗簾,她看到隔著七八米距離的對面,有個男人在同她招手,胳臂搖晃的很厲害,午后的陽光刺眼,喬溪凡看不清他長什么摸樣,只覺得他很白凈,不陽剛,像大號的林子雨。有機會可以認識下,喬溪凡想著。

    王壽清到了,迫不及待的脫掉衣服把喬溪凡往床上推,還沒進入主題,他便累的氣喘吁吁,喬溪凡直想發笑,懷疑他哪一天心肌梗塞發作會死在這張床上。翻個身騎到他的胯部,前后剛搖擺幾下,王壽清殺豬般的叫喚聲傳了出來。喬溪凡被吊的難受,無比悲憤的平躺著,還沒達到的頂峰在身體里騷動。王壽清把手伸到喬溪凡的胸部,胡亂的把玩,喬溪凡感覺胸部生疼,**周圍通紅一片,這個老不死的,又是咬又是捏的,她忍住煩躁問道:“老王,我編制的事情有著落了嗎?”

    “不要急,等我忙完手頭的事,我就來專心的解決你的問題。”

    “你別的事都是大事,只有我的事是小事是吧。”喬溪凡嬌嗔的發怒。

    “干嘛呢,這樣就不可愛了啊,我先打個電話。”

    王壽清撥通了邱月萍的手機,他還是比較擔心蔡亮當副局長的事。邱月萍正忙著,言簡意賅的問:“王縣長,有事嗎?”

    “我想請你關照關照蔡亮的事,這幾天不就面試了嗎。”

    “哥哥耶,我倒想關心呢,可陶立不是出了問題,如果在面試前陶立被逮捕了,組織部長不在,這面試就得取消了啊。”

    王壽清眉頭一緊,松開了停留在喬溪凡胸部的手,說道:“沒這么巧吧。”

    “巧不巧你要問瞿芳,好了,我真有事,劉泯仁在呢,回頭再說。”

    把手機甩到床上,喬溪凡馬上貼過來,追問道:“這個蔡亮是誰?你另外一個情婦?對他的事你就這么上心,那我算什么?”

    “你說你算什么?”王壽清反問道,穿上衣服出了門,他要當面向瞿芳求情,為了女兒,他甘愿赴湯蹈火。喬溪凡光著身子蜷縮在床上,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啪嗒啪嗒往下落,她難受,她的付出沒有得到應有的回報。

    王壽清到唐夢詩家里時,齊大志正好不在,他長吁了一口氣,不想碰到這個混小子。瞿芳很爽快,說檢察院和公安局那邊都聯系好了,逮捕工作會放到八號以后,王壽清沒想到解決的如此迅速,坐了一會就走了。

    齊大志在派出所里,他假稱要替一個朋友查債務人的信息,實則想查何新奎的。他想知道何新奎的家庭成員情況,在何新奎的人口信息表中,配偶一欄里,寫著“柳絮”。再查“柳絮”的人口信息表,一個何舟縣竟然跳出來幾十個“柳絮”。齊大志逐一篩選,找出三個和何新奎年紀相仿的,依次查找后,除了其中一人的配偶一欄里登記是“何新奎”,其它一無所獲。

    按照齊大志的推理,何新奎若策劃了這起**案,那么他最先會利用的是身邊親近的人,一是因為他不像陶立,后面有聽話的小跟班;二是因為他沒錢,應該不會找人干這事,所以齊大志想找的是何新奎的男性近親。齊大志正沉思著,一個民警走過來問他:“齊主任,查好了嗎?”

    “還沒有,找不到。”

    “你想找什么?”

    “額,這個叫柳絮的人,還有這個叫何新奎的人,在結婚前,他們各自的家庭成員。”

    “這個,要查他們以前的戶口遷出記錄,人口信息上是查不出的。”

    “那你可以幫我查嗎?”齊大志滿懷期待。

    民警想了想,說道:“可以,齊主任,我叫趙潔,請你……”

    “你們市局的魯處長是我同學,荀局長是我朋友,放心吧,我會跟他們說起你的。”

    “那謝謝齊主任了,請您跟我來吧。”( 寒門小子官路迷途:基層公務員 http://www.jruxpx.icu/0_651/ 移動版閱讀m.wanshuk.com )
北京pk10倍投都是多少倍